ゆめこ

結局は...泣いた

好比吃柿饼,人不会去在乎这次买的柿饼和以前是不是同一出处,只会在吃的时候回想起以前吃柿饼时的感受,再和当下吃柿饼的感受进行对比,以此判断这个柿饼是不是记忆中的柿饼。但记忆不可靠,人也一样

如果你看得见我

而我的感情和想说出口的话又何时才能像烈日下的汗水肆无忌惮的流淌呢。

但我并不能将“想死”说出口,这样会招来更多的谩骂。背地里我与生活背道而驰,生活容不下我的坦诚,天地容得下吗?怕也是不能的。